南京“汪伪还都纪念塔”遭疑 史料无落成记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adanius.com/,菲尔-琼斯

南京市北京东路上的和平公园里,耸立着一座被称为是“叛国投敌的罪证”的汪伪政权“还都纪念塔”,日前,这座塔的身份遭到了历史研究人员的质疑。

南京抗战史学者、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员胡卓然研究南京沦陷时期的历史事实时,吃惊地发现,这座一直被认为是1941年汪伪政权控制南京时才落成的纪念塔,菲尔-琼斯竟赫然出现在了1937年6月抗战前的历史照片上。经过考证,胡卓然断定,几十年来人们心目中的“汪伪还都纪念塔”实际上是国民政府考试院的“励士塔”。

“还都纪念塔”高耸在北京东路路边非常醒目,塔身共有四层,中式古典造型,塔顶是覆盖绿色琉璃瓦的重檐样式,塔基在一个露天的平台上面。塔身上,刻有前几年文物部门放置的《汪伪政府与“还都塔”》的介绍碑文,内容如下:

“1940年汪精卫叛国投敌,同年3月30日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汪精卫任代理主席兼行政院长,为逃避汉奸骂名,汪精卫将其投敌行径诡称为撤离南京的国民政府“还都”,并在伪国民政府大院门前的园圃‘现北京东路和平公园’内修建此塔,于1941年落成,命名为“还都纪念塔”,至今成为汪精卫叛国投敌的罪证。”

《南京民国建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这本书上则是这么记述“还都纪念塔”由来的——1940年3月29日,就在汪精卫出任伪国民政府代主席、行政院院长的前一天,他率领周佛海、梅思平等一帮汉奸来到和平公园内,举行隆重的“还都”仪式,同时竖立起“还都纪念碑”,并举行了兴建“还都纪念塔”的开工奠礼。1941年3月,还都纪念塔竣工。

但胡卓然告诉记者,他在研究南京沦陷时期的历史事实时,曾多次专门查询与这一座所谓的“还都纪念塔”有关的史料,但是在汪伪时期的文献上却一直找不到任何关于“还都纪念塔”落成的记录。

尤为关键的一份史料是1941年3月,汪伪政权中央的宣传部编印的《国府还都周年纪念实录》。这本书之中专门有一个《首都庆祝实录》章节,详尽记载了被称为还都纪念塔竣工时期的1941年3月,南京的各种“庆祝活动”。其中,对各种有关“还都纪念”的标识,都不厌其烦得到了介绍,甚至连南京市马路上的白布标语都有记载,但唯独没有提到还都纪念塔竣工一事。

而且在此后汪伪政权还都二周年、三周年、四周年“庆祝”活动的文献里,也没有留下哪怕一句与“还都纪念塔”有关的记载。

“在有关于汪伪政权‘还都’的庆祝和纪念消息里从无任何记录,如果确实是汪伪政权建立了这一座‘还都纪念塔’,则这明显不符合汪伪政权建造其的性质和意义。”胡卓然说。

胡卓然发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前的各种历史文献之中,其实也从没有出现过“还都纪念塔”一词。直到九十年代中期写成的《南京建筑志》(方志出版社1996版),在列举近代建筑的塔时,第一次提到了一句“和平公园‘还都塔’(汪伪时所建) ”。此前,没有任何文献资料记载过汪伪政权建过“还都纪念塔”。

带着质疑,胡卓然继续查询有关史料,终于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之中查询到,这一座被认为是1941年汪伪政权控制南京时落成的建筑,曾经出现在1937年6月抗战前的历史照片上——在1937年6月10日出刊的《北洋画报》第1566期上,“京考试院东花园新建之励士塔,塔顶镌有总理建国大纲全文”的清晰历史照片。

“这张照片的清晰程度很好,甚至连塔身的纹饰、脊顶的构件乃至拱门的样式等都可以辨认出来,还可以看得出塔顶的顶楼报时钟的完整样式。”胡卓然说。

通过这张清晰历史照片,菲尔-琼斯胡卓然第一次得出这样的结论:“耸立在和平公园的那座一直被人们当成汪伪‘还都纪念塔’的建筑物,被人们误读了,该塔实际上是1937年抗战前就已经落成的国民政府考试院东花园里的‘励士塔’。”

为了让史实更明晰,胡卓然遍览了有关国民政府考试院的档案文献,查询有关这座“励士塔”的记载。在官方档案《考试院施政编年录》有关“1937年3月”的记载里,又成功查到了“是月,本院励士钟塔落成”的记录。其后还有该塔的其他介绍:“按全院人员之集合、趋公、退值,原用关岳庙固有之钟,以资号令。自励土钟塔落成,改用励土钟塔号令,听进止焉”。

这个文献记录说明励士塔实际是1937年落成的。这就从档案记录上与历史照片实现了彼此印证。”胡卓然说。

此后,胡卓然又专门查询了当时考试院官员陈天锡留下的大批有关文献记录。陈天锡自1929年5月至1960年7月,一直在考试院任职。且陈天锡从1917年起一直写日记,留下的第一手记录经过整理编纂,现成为民国时期考试院的最关键史料之一。

在他为担任考试院院长20余年的戴季陶编写的《戴季陶(付贤)先生编年传记》里,胡卓然也查询到了考试院的钟塔开工建设和竣工的记录:

“(一九三六年)九月,考试院典试委员会办公处及励土钟塔开始建筑。按励士钟,系二十三年举行全国考铨会议时,先生发起,合全国与会各机关出席代表与会人员等捐赀鼓铸而成,兹复建塔,备悬钟其上。”“(一九三七年)三月,励士钟塔落成”。

按照这一段的记述,励士钟塔的建设是源自1934年“全国考铨会议”。1934年11月1日至5日,在国民政府初期建立考试制度的过程中,有着里程碑意义的“全国考铨会议”在南京市举行了。

陈天锡以其号“迟庄”冠名的《迟庄回忆录》之中,详尽记录了戴季陶在会议结束时发起建造“励士钟”的情景:“考试院对本院人员办公及退值时间,向系利用关岳庙原有之钟,以时鸣之为标准….。。”该文里也有关于励士钟塔用途的记叙:“(一九三七年)三月,本院励士钟塔落成,自后全院人员之集合、趋公、退值,即改用此钟以资号合。”

根据上述史料,胡卓然得出了有关这座塔的定论:1929年夏落成的国民政府考试院办公楼,是利用鸡鸣寺山下的关岳庙(武庙)借地改建而成的。考试院一度采用敲击关岳庙原有铜钟发出的响声,作为机关工作人员上下班的铃声。戴季陶在“全国考铨会议”结束时,倡议与会人员捐建一座“励士钟”代替,并且称此可以被认为是“全国士大夫阶级之暮鼓晨钟”。这个倡议得到了赴会代表的一致响应。“励士钟”铸造完成之后,又建设钟塔以悬挂。从1936年9月至1937年3月,“励土钟塔”历时半年的建设而完工。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